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童笔趣阁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第106章 完结版内容(大结局)

第106章 完结版内容(大结局)

第81章完结版内容(大结局)

原来刚才腹中突然一阵绞痛,雷蕾知道不对,却又怕惹他分心,只得勉励忍受不叫出声,那知过了这么会儿,痛楚并未减轻,反倒越来越严重,差点让她昏过去。

公子沉声询问:“怎么了?”

雷蕾摇头,喘息。

上官秋月道:“你给她用过药?”

公子道:“雪莲子。”

上官秋月道:“还有。”

李鱼开口了:“尊驾的百虫劫的确厉害,我与师弟迟迟寻不出解药,只能暂且用药压制。”

上官秋月皱眉:“我算着还有几日才发作的,必是那些药与蛇涎香犯冲,如今提前诱发百虫劫。”

公子色变。

“再不解,不消半个时辰她就要死了,”上官秋月看着雷蕾,淡淡道,“我不会再管你。”

腹中剧痛,雷蕾满头冷汗,勉强扯了扯嘴角。

公子起身:“交出解药。”

上官秋月道:“没有解药。”

公子冷冷道:“那我先杀了你。”

上官秋月道:“虽无解药,却有解毒的法子。”

公子不语。

上官秋月道:“百虫劫用普通法子是不能逼出来的,除非修习纯阳内力或三阴真气。”

公子微喜。

上官秋月道:“原本只需这样一个人运功替她逼出体内的毒,反复十来次,或可除尽,但如今既已提前发作,恐怕来不及了。”停了片刻,他又微微一笑:“但若是有一个顶尖高手不惜耗费真气,或者能将毒逼出来。”

听到这话,雷蕾先就苦笑。

面前就站着两个这样的高手,但有谁会做这种蠢事?耗费真气,而且还留给对方下手的机会,上官秋月是不会再管,公子是不能管,毕竟除了她,还有这么多人需要保护。

众人明白其中厉害,都看着公子,却是谁也没有开口。

灯影中看不清公子脸色,他依旧执刀站在中间,一动不动。

一边是江湖,一边是未婚妻子,这样的选择最终还是出现了,“不负江湖,也不会负你”,可这世上哪有双全之法?

雷蕾闭目。

半晌,公子缓步过去,蹲下身,慢慢地,将她紧紧抱住:“小蕾。”

声音很轻,却能让人清楚地感受到其中那些痛苦与矛盾,他已经明白地表示了他的选择。

雷蕾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睁眼,恍惚中望见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有光华闪烁,不由心中一酸,勉强露出笑容,哑着嗓子:“没事,我不怪你。”

公子忽然放开她,起身:“我不能把所有人的命都交给你,江湖不能落入你手上。”

上官秋月道:“那她就死了。”

公子沉默片刻,道:“只求上官洞主放过这里所有人,萧白愿自裁。”

何太平摇头。

上官秋月果然笑了:“你活着我也有法子杀他们,为何要白白放过?”

公子不语。

上官秋月缓步走过去,在雷蕾跟前蹲下,并不忌讳旁边的公子,轻轻将她扶起,低声:“怎么办呢,小春花。”

声音一如往常那般温暖,雷蕾彻底失去意识前,喃喃地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不怕死?”

何太平肯放过你?你原本是赢家

厅上死一般的静,只能听见每个人的心跳声与呼吸声。

众人都看着公子。

公子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睛直直看着地上运功的人,俊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似乎已成了一座石塑。

想到杀父之仇,冷圣音终于忍不住:“此人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利用长生果引发血案连连,江湖上恐怕没有人不希望上官秋月死,而现在,就是除去他的大好机会,在场的只有一个人能动手。

沉默。

风彩彩咬唇,小声:“可他……”

可他在救人。

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这是江湖中对他的评价,就算此刻杀了他,公子同样可以用内力替雷蕾解毒,别人只会拍手称快。

然而他在决定救人的时候,就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友惨死,两派反目,一切都是这个人间接造成,温庭也看公子:“老夫若未记错,萧老庄主也是被此人所害,若除去他,江湖从此再无祸患。”

公子握刀的手微紧,却始终白着脸不动。

冷醉忽然道:“萧庄主选择守护我们,已经够了。”

“上官秋月本就该死,杀了他,萧庄主一样可以替雷蕾姑娘疗伤!”

“若不是替人疗伤,谁也杀不了他。”

众人沉默。

半日,何太平轻轻叹息:“萧兄弟还是先出去吧。”

公子不看众人,僵硬地抬脚走出门

尾声

除夕刚过,寒风里雪花纷飞,大地一片洁白,整个百胜山庄几乎淹没在风雪中。

“雷蕾姑娘。”

“何盟主。”雷蕾转身。

何太平站在廊上,依旧是锦绣衣袍,气度温和,神态从容:“如今长生果之事大白天下,卜二先生已伏诛。”

雷蕾笑:“也恭喜何盟主。”

那日醒来,众人已经在归途中,回来经过一个月的细心调养,身体已经完全康复,这中间她什么也没问,公子的话更少,风彩彩与温香冷醉等人都来看过她,却是谁也没提起江湖上的消息,她唯一知道的是,温香与何太平的亲事已经订下。

其实这事早在预料中,冷影虽是被上官秋月暗算,但始终还是死在了温庭手中,冷圣音能勉强放过温庭已经难得,绝不可能再接受温香。

何太平不理会她的调侃:“你在怪萧兄弟?”

雷蕾移开目光,摇头:“没有,他应该那么做,若真为我而置你们不顾,我也会内疚。”

何太平点头:“上官秋月真气损耗过度。”

雷蕾没有说什么,这一个月来她没有问起任何他的事,甚至没有去想,因为不敢,害怕听到什么不想听到的消息。

何太平语气平静:“上官秋月真气损耗过度,这消息被人传了出去,千月洞内部叛乱,都在追杀他。”停了停:“这次长生果之事由他引起,我们这边所有门派无不恨他,我也已经下了追杀令。”

一颗心似已被雪埋藏,雷蕾抬脸看他,面无表情。

何太平一笑:“三日前,他已平息叛乱,重掌千月洞。”

热泪忽然涌上,雷蕾低头。

何太平道:“我承认,他本是赢家,但纵然这次他赢了,江湖也永远不会是魔教的。”

雷蕾道:“江湖也永远不可能只有白道。”

何太平点头,略带自嘲地笑:“他果然算计周全,让我们自己人打自己人,白道经此一战,实力大损。”停了停又道:“但千月洞这次内乱,也好不到哪儿去。”

雷蕾道:“有没有想过休养生息?”

何太平道:“有,但他结怨太多,我们永不可能休战,就算我同意,我底下的人也不会。”他看着她:“我的权力还不够大。”

雷蕾道:“我明白,谢谢你。”

何太平微侧了身:“你不必谢我,我为的是我们的利益。”

雷蕾道:“还是谢谢你。”

何太平微笑:“如你所说,江湖不可能只有白道,放过他未必是坏事,因为他的行事手段,是永远不可能用来统治江湖的。”

“还可以替你制约别的势力,”雷蕾点头,“我收回以前说的那些话,希望今后还能见到你。”

“没有人会喜欢那样的日子,”何太平再看她一眼,莞尔,“你倒是个特别的女子,若是往常,我或许也会希望再见到你,但如今我们的位置……”他有意停了停:“年轻人是不该再与大盟主有任何关系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

目送他离开,雷蕾转脸看着不远处的梅花,微笑,那里有暗香飞来。

“不要站在雪地里。”背后响起公子的声音。

“习惯一下。”雷蕾低声。

公子没有说什么,伸手将她拉到廊上,轻轻替她拂去大氅上的几片雪花,然后恢复沉默,自回到庄里,他除了过问她的身体以及日常起居饮食,几乎很少说话。

雷蕾看了他半日,道:“小白,我没怪你。”

公子星眸微亮,随即又黯淡,一笑:“是么。”

雷蕾道:“我去看看他。”

公子脸色白了,有点像雪的颜色,但他既没有反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看着她问:“什么时候?”

雷蕾道:“现在。”

公子静静看着她许久,低声:“我叫人送你去。”

雷蕾摇头:“我只要一匹马。”

公子不语。

雷蕾微笑:“小白,书房里桌子上有件东西,你等等去看看。”

公子点头:“我叫他们替你备马。”

雷蕾忽然又想流泪,轻轻抱住他:“谢谢你。”

公子没有回答,手微颤了一下。

半晌,他缓缓推开她,转身就走

星月峰地势很高,山上北风凛冽,雪花已经由一片片变成了一大张一大张,铺天盖地而来,地上积雪没膝,根本分不清路径,俨然一个冰雪世界,无处不透着彻骨的寒。

雷蕾止步,喘息。

茫茫风雪中,有人身披白色斗篷,高高立于断崖雪上,恍如雪神,仿佛早就等在那儿。

“我来了。”她大声。

“来看我?”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在呼呼风声里却无比清晰。

雷蕾笑道:“你在等我?”

“你会来看我。”风雪迷眼,远远的看不清他的微笑。

有东西飞来落在面前的雪地里,砸出两个形状古怪的小洞,雷蕾愣了下,俯身刨开雪,那是两截断开的白玉簪。

上官秋月道:“回去吧,这里太冷,我已经不需要你的条件。”

雷蕾沉默许久,抬脸:“我不能赞同你的手段。”

上官秋月道:“我知道。”

雷蕾道:“你可以收敛一点。”

上官秋月道:“好。”

雷蕾冲他喊:“你下来。”

那人影迟疑片刻,果然出现在她面前。

帽沿低低压下,遮住了眉毛,几乎连眼睛也盖住,露在外面的大半张脸一如往常那般完美,仍挂着温雅的笑,如春日暖阳,将周围雪地的寒气驱散不少。

雷蕾看着他发了会儿愣,伸手去扯他的雪帽:“没见你戴过这个,难看。”

手被抓住。

上官秋月微笑:“别摘,风冷。”

雷蕾果然不再坚持,顺势将他那只手拉住,发现冰凉,不由皱眉:“我不喜欢身上总是冰冷的人,你以后要穿暖和些。”

上官秋月道:“好。”

雷蕾道:“前些日子他们都在追杀你,你有没有受伤?”

上官秋月道:“已经过了。”

雷蕾点点头:“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

上官秋月道:“小春花不想我死。”

“当然,我想你活得好好的,就像现在这样,”雷蕾看了他半晌,眨眼,“我要走了,抱抱我吧。”

上官秋月没有犹豫,伸臂抱住她。

熟悉的充满馨香味的怀抱,却不似以往那般冰冷,雷蕾有点陶醉:“两个人这样抱着,是不是暖和多了?”

上官秋月点头:“是。”

雷蕾双手挂上他的脖子:“轻薄你。”

“好。”漂亮的眼睛里含着笑意。

雷蕾没有笑,却看得痴了。

她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上官秋月的情景,白衣如雪,长长的黑发被白玉簪束起了部分,其余则如浓墨一般泼在肩头,映着月光火光,甚至还有点点光泽,鲜明的色彩对比,让人见上一眼,就再也难以忘记。

然而转眼的工夫,青丝已成雪。

满头白发,雪一般的颜色。

眼前大雪迷蒙,张张雪片沾在他头上肩上,雪与发几乎难以分辨。

白雪,白发,白色斗篷。

雷蕾仰着脸,一动不动。

高大的身体有点僵,上官秋月看着那只扯着雪帽的手,神色平静。

半晌。

“真气恢复了?”

“恢复了。”

雷蕾拉起一缕白发:“这个不能再变回去了?”

上官秋月不答:“很难看?”

雷蕾端详他,点头:“有一点,不过没关系,看多了就会习惯。”掂起脚重新替他戴好雪帽,再拉起他的手:“走,回去了。”

上官秋月没动。

“不是同情,”雷蕾知道他想的什么,莞尔,“春花本来就是要跟秋月回去的。”既然你已经走上这条路,没有办法回头,我就陪你走完。

上官秋月沉默半晌,微笑:“你看见了傅楼他们的下场。”

雷蕾反问:“你怕?”

上官秋月摇头:“小春花怕。”

雷蕾笑道:“其实我现在胆子已经大了很多,你不是傅楼,我也不是游丝,我不会让我们落到那种地步。”

上官秋月看她:“你不后悔?”

“不会,”雷蕾想了想,补充,“可能将来跟你吵架的时候会说两句气话,你一定不要当真。”

上官秋月道:“好。”

“你说过只对我好,还算不算数?”

“算。”

“傅楼死了,游丝也活不下去,所以你要想办法死在我后面。”

“我尽量。”

“走吧。

漫天风雪,一高一矮两道人影执手而行,渐行渐远,终于消逝,再无踪影。

喜欢穿越之天雷一部请大家收藏:(www.xitongzijia.net)穿越之天雷一部学童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穿越之天雷一部最新章节 - 穿越之天雷一部全文阅读 - 穿越之天雷一部txt下载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学童笔趣阁

猜你喜欢: 皇后万万岁盛世妖颜吉时医到阿媚第一侯桃李满园春琢玉落月江湖医妃惊世千生序,九荒引农门娇俏小厨娘娇娘美如玉宠后作死日常有座香粉宅云顶大清厚黑日常奉旨休夫宠溺呆萌小王妃宠妃修炼攻略天作不合容华似瑾妻为上有匪云起大师姐嫡嫁千金
完本推荐: 后福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天命新娘全文阅读是妃之地:王爷,慎入!全文阅读仙遁全文阅读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陆太太的甜婚日常全文阅读宝鉴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解梦师在娱乐圈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超级能源强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大唐第一逆子万劫至尊重生世子爷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网王:最强老师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海贼:百岁老师农家娇娘末日流亡精灵之浴火帝王斗罗之挂机成神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凌天剑神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神话版三国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锦衣玉令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霍格沃兹上位指南你好,1983我的云养女友穿书农女福运齐天神级狩魔人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二婚必须嫁太子

穿越之天雷一部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越之天雷一部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越之天雷一部txt下载手机版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学童笔趣阁移动版 - 学童笔趣阁手机站